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推特曾支持了一群弱势的风投公司,但在埃隆·马斯克的领导下,它正试图甩掉他们

时间:2023-05-14 22:59:18 | 浏览:1312

文/Alex Konrad今年1月,几家曾经从推特(Twitter)获得过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收到了他们在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最后一位联系人的来信。这封从个人账户发出的电子邮件通知他们,管理这些投资的团队在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文/Alex Konrad

今年1月,几家曾经从推特(Twitter)获得过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收到了他们在这家社交媒体公司最后一位联系人的来信。这封从个人账户发出的电子邮件通知他们,管理这些投资的团队在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接管这家社交媒体平台的混乱过程中被裁掉了。

这位前推特员工解释说,马斯克身边的某个人可能会联系他们。但无论是他们,还是他们的前同事(几乎所有人都辞职或被解雇),都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位风险投资人对《福布斯》表示:“发出这封邮件的人是想帮助一些因(推特员工离职)而受到伤害的普通合伙人。他们为自己没有能够做得更好而感到抱歉。”

插图:ANGELICA ALZONA FOR FORBES

在马斯克去年10月将其私有化并改造得面目全非之前,推特这家上市公司一直是初创企业生态系统里的一个活跃且直言不讳的企业支持者。近年来,推特的投资尤其集中在了一些较为弱势的创始人和投资者身上。在创业公司方面,推特的投资对象包括由黑人领导的7th Ave,后者是一个为Web3创作者提供工具的公司。在风险投资方面,推特在2021年宣布了对六家公司的投资承诺,其中包括由前华盛顿特区市长阿德里安·芬蒂(Adrian Fenty)联合领导的MaC 风投公司(MaC Venture Capital)和女性创始人基金(Female Founders Fund)。《福布斯》发现,推特承诺向这些公司以及其他至少四家由黑人、拉丁裔或女性合伙人领导的公司各投资约100万至200万美元,总计约2,000万美元。

然而据消息人士透露,如今,随着推特的企业开发团队大部分离职,这个投资组合——尤其是它所支持的初创企业投资者——突然之间就失去了那些支持它的人。由于推特的新体制似乎在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削减成本,从据说不支付办公室租金到云计算和软件账单,再到从员工工资中扣除的慈善捐款都包括在内——这对风险投资基金来说都意味着一个问题,因为它们不能像初创公司那样提前收到所有的投资资金。对于大一点的公司,或者那些已经收到了大部分承诺的资金的公司来说,推特的消失行为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但是对于那些规模较小的公司和尚未收到大量承诺资金的公司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一位同意接受推特 100万美元投资的投资者表示,推特将许多公司置于如此不确定的境地,“这是一个非受迫性的错误。筹集新资金要面临的挑战已经够多了,而作为一个弱势的投资者去筹集资金更是难上加难。”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福布斯》联系了20多位推特前员工、由推特支持的创始人和投资者,以及该生态系统的其他投资者。许多人都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但由于担心遭到报复和失去商业机会,没有人同意公开发言或透露姓名。

然而,《福布斯》从这些谈话中了解到,确实有几家公司已经与马斯克的一个同事进行了接洽。据多名消息人士透露,该人士曾表示,推特不打算回应任何对其仍欠下资金的融资要求。虽然推特已经向至少几家潜在买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但马斯克的阵营也希望这些被投资的初创公司自己去寻找买家来帮助解决推特的问题——尽管没有法律义务要求他们这么做。

一位被确认为代表推特进行此类交涉的人没有回应我们的置评请求。推特则用一个大便表情符号对我们的置评请求做出了回应。

企业投资者在新CEO上任后改变策略,或者在熊市中撤出对初创企业的投资,这并不令人奇怪。推特支持的基金所面临的情况不同寻常之处在于,该公司显然有意不履行其现有的一些合同,而马斯克这个以“反觉醒”为荣、似乎随时准备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宣泄争议的人有着欺行霸市的做派。

“我的理解是,推特有现金来支付员工工资并维持运营,”律师事务所Lowenstein Sandler的科技组主管、First Close Partners的创始合伙人埃德·齐默尔曼(Ed Zimmerman)说。First Close Partners也支持少数族裔的基金经理。“所以这是他们主动做出的决定,这真的很糟糕。”

在马斯克收购之前的两年里,推特首次涉足了投资风险基金的业务,尤其是那些由来自少数族裔的经理人领导的风险基金。他们这样做有好几个方面的考量:首先是基金经理的直接利益。一张100万或200万美元的支票可以帮助建立一个较小的基金,然而,对于任何规模的基金来说,这都将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明一家知名上市公司正在支持这家基金管理公司,从而使它更容易吸引和完成其他投资。

其次,支持这些投资者会产生社会影响,就像推特关于该计划的一篇博客文章所描述的那样,他们也许更有可能支持“历史上被排斥在外的社区”。在2020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惨遭杀害以后,这一使命变得更加紧迫;推特当时曾表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该公司的企业发展团队会见了超过65家这样的基金。

据知情人士透露,推特曾习惯每年收购10到12家初创公司;通过投资较为弱势的风投基金,该公司相信它可以获得对有前途的创业公司的了解,而这些公司也可能发展成为强有力的收购目标。消息人士称,推特每完成一笔交易,其企业开发团队就会与大约100家公司会面。两位知情人士表示,与友好的风投公司密切沟通有助于剔除噪音,并确保推特投资的公司反映了推特自身多样化的用户基础。

推特的一名前员工表示:“我们的多元化目标不是关于觉醒,而是关于人们如何使用我们的服务,并确保我们不会通过并购冲淡我们(全公司范围内的)多元化目标。”他指出,几位女性创始人,包括Squad的联合创始人埃丝特•克劳福德(Esther Crawford)和Threader的联合创始人玛丽•丹尼斯(Marie Denis)在公司被收购后都在公司留任了一段时间。“这样做很有效。”

2021年5月,推特宣布支持了三家这样的公司:MaC Venture Capital、Ulu Ventures和Vamos Ventures。两个月后,它又宣布了三笔投资:Chingona Ventures、Female Founders Fund和Hannah Grey(后者以其两位女性合伙人的女儿命名)。还有一家名为Collision Capital的基金在去年10月份的一份新闻稿中宣布推特为有限合伙人,然而就在那个月,马斯克一时上头的收购推特的企图成为了现实。《福布斯》还了解到,推特还支持了另外三家基金,但没有公开宣布。所有人都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

据消息人士透露,从去年9月开始,所有与该项目有公开联系的人——从企业发展专家到推特的首席人事和多元化官,甚至是曾经在推特上自豪地谈论过该项目的首席财务官——都离开了推特,要么是通过裁员,要么是自愿离开,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些不好的兆头”。今年1月,当最后一批离职的推特高管之一写信告诉风投公司自己离职的消息时,已经有消息称,一些管理人员收到了一个表面上在推特工作的不知名人士的来信,此人是前创业公司联合创始人苏里尔·坎塔利亚(Suril Kantaria)。他在前一个月被《金融时报》确认为马斯克的助手,负责帮助削减推特的成本。坎塔利亚的领英资料称,他在该公司担任“临时财务主管”。

一位当时与几位受影响的经理人保持着联系的风险投资人表示:“在推特公司内部,对这些风险投资了解任何细节的人几乎就只剩下一个了。他们被告知,该公司的财务部基本上就还剩一个人对这些投资项目有所了解,所以如果他们想要拿到他们还没有拿到的剩余资金,这个人就是他们最大的希望。”

推特曾经支持的基金经理们被推到了一个没有胜算的境地,他们有充分的理由不发声。几位专家告诉《福布斯》,当一个高净值个人的公开股票或加密货币遭受重创,或者一家公司在经济低迷时期关闭了其创业项目时,他们通常会与基金合作,找到一个有意长期支持该公司的买家。买家可以接管该公司被承诺的投资,而当风投出去筹集另一只基金时,他们不必谈论有限合伙人退出续约的问题,更不用说拖欠其现有的承诺了。

但由于牵涉到各方的利益,推特和它曾经支持的风投基金之间的情况在这种平淡无奇的场景中只能说是异常中的异常。“对一名新兴经理人,尤其是一个较为弱势的经理人来说,这是一个很脆弱的位置。”Lowenstein Sandler的齐默尔曼表示。“作为一个类别,要让人们支持你已经很困难了。因此,如果有人看到你在说承诺给你投资的基金的坏话,人们更会担心那是一种不好的形象。”他还补充说:"如果你还大肆